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穷人修仙传

第六六七章 担忧

第六六七章 担忧

方胜并不是不想出去,而是以他的状态根本就出不去。

在施展完第十三印的头一天他还只是有些疲劳罢了,没想到接下来的几天里即便啥也不干却是越来越累,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那是施展完十三罗汉印后的后遗症。

那最后一印固然威力强大,却透支了他太多的精力。在暗香阁休养的头几天他几乎提不起任何精神来,灵力的恢复也是缓慢异常,仍谁看了他的脸色都会说他病了。

不想让玉漱等人担心,他强撑着在暗香阁的后院转了一圈,结果却又被王雪心和林小小架着推回了屋里。这俩丫头直接说“这里都是自己人,你就别逞强了”,把方胜听得哭笑不得,不过还是老老实实躺回了床上。

当公主第三次来的时候方胜的精神终于好了一些,这时候他也有种感觉,施展十三罗汉印所引起的后遗症终于快要过去了。公主得到消息后比他还高兴,回到王宫后马上对外宣布,半个月后正式为方胜、聂政和公孙余暗封王。

暗香阁里的众人也松了口气,这些天虽然还维持着正常的营生,但是这里的所有人的心都系在了方胜身上。

接下来方胜的身体一点点好转,很快就和众人正常的谈笑起来。军队用了数年时间改变了他,但是回到暗香阁后还不到一个月王雪心、林小小、胡妖儿等人就把他完全变了回来,他再没有一点架子,爱笑好闹就如当初一样。

这天晚上轻轻拥着玉漱入眠,等玉漱睡了好一会他却又悄悄睁开了眼,眉头轻轻皱在了一起。

自从施展完第十三印后他心里一直就有个秘密,直到现在没跟任何人说,因为这个秘密实在太离谱了。

他觉得他感觉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他曾以降魔印召唤出来苦行僧,以如来印召唤出来一尊邪佛,以宝瓶印召唤出来一个美到极点的异族少女,但是不论这三个人物任何如何逼准,他们都更接近于能量体,是单纯的招式。而最后一印十三罗汉印召唤出来的那十三个人却更接近于真人!一种比当前这个世界的人更高阶的人!或许可以称之为仙,或者神?

这是一种很清晰的感觉,当这十三个人从光幕中冲出的十三个瞬间,他甚至能从那十三罗汉冲出来的十三个位置感觉到光幕之后的非同寻常的气息!那些气息类似于灵气,但是又和灵气有很大不同。

而后他就有了关于另一界的猜测。

传说中修士到了临仙期之后就会飞升仙界,这是一个必然规律。修真界甚至有这样一种说法,那便是要想到临仙期先要感觉到仙界的存在。

方胜就想不明白了,那些在元婴后期顶峰苦守了成百上千年的老修士都感觉不到仙界的存在,他一个刚刚突破到元婴中期的人怎么可能感觉到?

有没有可能他感觉到的根本就不是仙界,而是另一个奇异世界。毕竟那十三罗汉就算相貌清秀的也不无戾气,至于其中的丑陋者,简直就和妖怪一般。

如果最后真的会飞升,自己不会飞到那个地方去吧?

这种担心让方胜很难安心睡觉,哪怕是在熟睡中他也在担忧着这件事。因为这是他根本无力阻止的,而他又一点不想和玉漱还有身边的这些人分开。

让他感到无助的是,他是整个天下唯一一个修成了《十三罗汉印》的人,连个可以交流的人都没有,所有的猜测和担心都只能憋在心里。

他之所以觉得他所感觉到的异界并非仙界和他脑海中的一些关于《十三罗汉印》的传闻也拖不开关系,很显然,他所施展的《十三罗汉印》其威力已经越了历史上的任何一个人,包括其创始人天怒法王!而他和那些先贤施展罗汉印时最大的差异则是别人召唤出来的全是得道高僧,而他召唤出来的全是凶神恶煞……

这自然和冥火紫金胄拖不开关系,但是后来他也不是没试过拖了这套甲胄施展《十三罗汉印》,结果却是他的身体和灵力似乎已经习惯了穿着冥火紫金胄时的运行方式,别管他如何刻意为之,召唤出来的人物竟然依然是金紫相间的颜色,已然变不回去了。

他甚至怀疑,有可能是穿冥火紫金胄太久,这套甲胄已经不知不觉地把他的身体给改造了。这又是一种骇人听闻的说法,这世间加强防御力的甲胄多了去了,岂有可以改造人的身体的?

方胜很想揭开这些迷底,很显然,他至少要做两件事,一是查明老南冥王到底是怎么得到的冥火紫金胄,二是回法王宗去研究恒空跟他提过的那两件天怒法王的奇宝。

虽然还在休养当中的,他的心却早从暗香阁飞了出去。而后一天天过去,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也终于迎来了正式封王的日子。

当日王宫kao南的那一半直接对外开放了,封王大典也就在那里举行。

聂政和公孙余暗其实早就到各自的领地忙碌去了,这天一大早全都匆匆赶了回来。

在万众瞩目之中,当公主亲手给方胜、聂政、公孙余暗戴上王冠,整个王城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而后还有一个让方胜颇为意外的过程,那便是划分领地。

和以前基本上没太大变动,聂政统辖骥阳王的领地,公孙余暗自然是武辛王的领地,南冥王的领地就全部到了方胜这个平乱王手上。

方胜参战的身份之一便是老南冥王的徒弟,如今接受老南冥王的领地还有子民也在情理之中。但是他自己是知道的,他根本就是个冒牌的,而且他早就和公主说过,等打完仗后他不想当任何官。

直到当天晚上公主和新晋的三王才闲下来,瞅了个只剩下他们四人的机会,方胜立刻将自己的想法再一次说了出来。

公主让方胜少安毋躁,笑着说回头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又过了一个时辰,王宫彻底安静下来。公主这才带着方胜、聂政和公孙余暗到了一个无人之地,郑重地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她也知道方胜不能在永夜族久留,但是方胜是结束内战的最大功臣,她不可能只让方胜挂个虚衔,那样肯定会有人说她。

所以她就想了个办法,她给方胜安排了不少有本事的下属官员,等方胜到任后在领地内视察一番后完全可以将领地内的所有事务交给这些官员处理,他依然想去哪就去哪。

再说了,方胜的领地与永夜王、骥阳王、武辛王的领地全都接壤,他们自会尽量帮助他。

方胜一想也是,这才放下心来,至此他封王的事就告一段落。

让他没想到的是,说完这些事后公主竟然又告诉他一件颇为惊人的事,这件事便是他那刹那芳华的来历!

聂政和公孙余暗也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事,听完之后无不惊讶万分。而他们全不知道,方胜对仙界和异界的事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而这件事偏偏还和异界有那么点联系。

当日那拓跋圭献上刹那芳华后被人跟踪而不自知,躲在街角一个哭了许久才走。正是因为他在那哭了一场,跟踪他的王宫护卫才起了怀疑,于是在其后的日子里一直暗中跟着。直到半个月前,那拓跋圭终于第一次回了家。

拓跋圭的家颇为贫寒,那负责跟踪他的王宫护卫起初并未现任何异常,一时间几乎真将他当成了一个隐者。

直到那晚方胜成功启动了刹那芳华,天空突然夜空中消失,那拓跋圭终于表现出了不寻常的地方。

这个从王城回来后就一直沉默寡言的人在看到天空的异象后并未像其他人那样表现出丝毫的恐惧,他激动得全身颤抖,看着月亮本该出现的地方跪了下来,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跪了许久之后他才重新返回居住的小院里,开启了一间小屋里的禁制。

便是在那间小屋里,跟踪他的王宫护卫第一次看到了那个小屋里供着的牌位。起初那王宫护卫并未想起牌位上的名字到底是谁,而等他想了半天想出来时差点吓得喊出声来!

那竟是一个要追溯到七千年前的名字!

那护卫不敢迟疑,马上返回王宫禀报,公主得到消息后也被吓了一跳,而后就郑重地派人去找那拓跋圭印证。

拓跋圭家里那个牌位上的人名是独孤时,是整个永夜族历史上屈指可数的修至圣灵境的秘术者之一,乃是永夜族七千年前的第一高手!所谓圣灵境,也即触神期之上的境界,相当于修真界的临仙期!

与永夜族历史上的其他圣灵境高手不同,这个独孤时没留下任何后人和弟子,他飞升之后有关他的一切都成了传说。由于根本没有继承者,慢慢的他的名字也就在历史长河中淹没了。

如今拓跋圭家竟然供着独孤时的牌位,难道这拓跋圭竟是独孤时的后人?

公主派的人很快就到了拓跋圭家,后来更是直接将这拓跋圭请到了王宫里。

事情很快得到了证实,这拓跋圭正是独孤时的后人!

原来,七千年前,独孤时虽有天纵之才,奈何这一辈子却没收任何一个徒弟,而家中子孙又没有一个资质好的。

与别的圣灵境秘术者力保子孙后代在朝中谋个几世富贵不同,独孤时觉得,如果自己的子孙没本事,那么就算有再多家财也没命花,干脆让自己的子孙隐姓埋名,甚至不到有人达到触神期就不准承认是他的后代。毕竟他所树的仇家不少,另外,有道是树大招风,这世上大有那种嫉妒心强的人存在,他们对付不了独孤时,未尝不会拿他的后代开刀。

又怕留下宝物惹来祸端,独孤时愣是连个像样的宝物也没留给子孙,临飞升之前只抛下个没人能看出有什么名堂的刹那芳华。

那刹那芳华是独孤时到圣灵境后才炼制出来的宝物,有莫大神通却又不会被普通秘术者所觉,只留下一些口训由后世口口相传。

等独孤时飞升之后,他的家族在隐姓埋名中完全没落了,转眼七千年过去,竟连一个触神期的秘术者都没出现!到了拓跋圭这一代更是只剩下拓跋圭这一棵独苗,结果活了半辈子了也没到通灵期,而且尚未有子嗣。

这拓跋圭虽然资质差,却是个心比天高之人,现实和理想的反差实在太大,慢慢的就自暴自弃当了骗子,不过一直都会放弃心中梦想。

而后就出现了临原城的情况,方胜苦于提升不了境界,眼看临原城将破。

这时候拓跋圭终于忍不住了,觉得应该为永夜族做点什么,于是就拿着那刹那芳华去了王宫。他其实也没想邀功,因为天知道方胜能不能顺利使用刹那芳华。直到后来亲眼看到月亮从天空消失,他这才知道方胜成功了,这至少说明他不是个废材。而后他却又没脸去王宫请赏,他丢不起那人。

等王宫里的人浩浩荡荡开到他家门口时,他就知道这事再也瞒不住了,索性应承了下来。

方胜了解了这个情况半天回不过神来,脑子里反复想的都是这独孤时竟是个圣灵境的秘术者,而那刹那芳华竟是此人到了圣灵境后才炼制的,怪不得有如此神通!

他实在很想多知道一些关于圣灵境还有飞升的事,于是就问公主有没有办法。公主当即答应下来,次日一早就派人带着方胜去找那拓跋圭。

耐着性子等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方胜就带着公主派给他的人杀向拓跋圭家。

这拓跋圭竟是甚有气节,这次大战他也居至伟,但是公主赏他的所有东西他都没接受,所以住的还是原来那地方。

见到方胜后拓跋圭也是激动得不行,说实话,这些年来他最佩服的人就是方胜了!一个修真者,竟然为了他们永夜族打了那么多年仗,只是这份不辞劳苦就让他感叹不已。

然而虽然他也很想帮方胜,奈何他对先祖独孤时的事所知甚少,和方胜聊了半天也没给出什么太有用的信息。

方胜也不气馁,反正他还有别的行径来了解飞升和异界的事,于是就谢过拓跋圭离开了。

回到王城后方胜让公主帮他打听关于冥火紫金胄的情况,而后他就带着玉漱等一帮子人去领地上任了。

他主要也是走个过场,让领地上的人知道他来了。在那里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倒和他所想的不太一样。毕竟他刚刚在战场打败了南冥王,还杀了三王军中不少人。

他却不知,正是他那个老南冥王弟子的身份给他减少了许多麻烦。原来,那老南冥王在永夜族声望极隆,既然方胜是他的弟子,就也跟着沾了不少光。当黎牧云还是南冥王之时,这里的子民就已经很认可方胜了。

而聂政和公孙余暗那边就完全是另一种场景,这俩人远远不如方胜受欢迎,要想把领地治理好绝非一朝一夕的事。

用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方胜把自己领地的大小城走了一遍,见了无数的人,总算完成了公主给他定下的目标。而后他就再没什么事了,将一切事务交给那些官员后又悄悄回了王城。

回到王城后公主却仍然未能将冥火紫金胄的来历打听清楚,方胜倒也没太失望,毕竟这冥火紫金胄来历在永夜族早就是个迷了。

看看也没有什么事了,他便决定回修真界,在暗香阁安生待了两天后他便再次去王宫找公主。

公主自然不想放他走,不过她也知道根本留不住他,于是答应下来。

南瑛紫的永夜族炼器术已经快要学完了,只差最后一点,她自然舍不得走。于是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留在了王城,方胜答应她,一有机会就会回来看她。

而后方胜便带着众人往西飞去,很快便看到了西通,他想带着众人去暗香府看看。

由于一路上都急着赶路,所以方胜并未现沿途城市的变化,这会到了西通他才悚然一惊,这还是当年的西通吗?

在惊愕中到了暗香府,很快见到了荀执事,然后他就知道了西通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

事实上不仅是西通,永夜王辖下王城往西的所有城市都在飞展!

原来,这些年永夜族内战的战火只在永夜族东方燃烧,西方完全没受波及。不仅如此,由于军需大都由这边的城市提供,这边的商业就大为繁荣,再加上散修联盟和永夜王一直不遗余力地促进双方的合作,就出现了现在这种情况。

方胜也很高兴看到这种情况,促进双方的融合可以说是荀执事后半辈子的最大心血,也是公主毕生的心愿。这些年方胜自己在永夜族做了不少事,其实也都是为了推动双方的融合。

荀执事对方胜所取得的成绩显然也大为高兴,方胜带领永夜王的军队取得了最终胜利,这对双方的合作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几乎可以这么说,双方的合作已经成了必然之势!整个天下再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得了!

这自然是个极好的消息,然而荀执事这里却不仅仅有好消息,聊到晚上,荀执事终于叹了口气告诉了他对于未来的担忧。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