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穷人修仙传

第五二八章 单杀

第五二八章 单杀

上王宗内,来自各大势力的最高职位者齐聚堂。当谀崇圳田宗辛周亚霜,玄境派副宗主乐游,麒麟阁副宗主张开轩……

散修联盟的代表人物是项楚,法王宗的则直接就是恒空本人。

这些人忽而三:两两地商量着。忽而又由某一人言,其余人聆听。最后才分别提出意见,没有人大声说话,但也没有人让步。

这间厅堂很大,但是气氛却十分压抑,巧的是,外面正好也阴着天。滚滚浓云几乎压到了地面上,一场暴雨随时都会降下。除了这些人外,没人知道他们件论的是什么,但显而易见的是。这是一件与所有势力都有关的事。

只耍有人看到这一幕,那么此人一定会明白过来,原来,开启九幽地宫让那些结丹初期修士去历练只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目的乃是在这里举行的这个秘密会议。

事实上这场秘密会议已经连着开了几天了,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结果。有些人依然悠闲,有些人则不耐烦起来,但是会议依然还要进统

九幽地宫之内,方胜他们已经出了。一路走走停停,这时候已经又向内深入了数里。

“等一下!”马老头派出去探路的一只飞行妖兽飞了回来,略一勾通。走在最前的马老头让众人停下。

“前面又有妖兽?”王辉光问道。

“嗯,应该是一群妖豺,这东西单个实力并不强,但是却是群居妖兽。惹上了之后会很麻烦。”

宋飞一直没抓到出手的机会,这时候不由皱起了眉头,心道,杀完不就得了,这走一会停一会,何时才能到地方。

秦轻云看出宋飞的不耐烦,也不出言安慰,只是深深地看了宋飞一眼。就是这一眼。在这昏暗的天地间却给了宋飞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一时间神清目明。整个人立马精神起来。

其实宋飞自己都觉得很神奇,原本他对秦轻云也只是有一点点仰慕罢了,及至知道这次要同入九幽地宫,才对秦轻云产生了一些好奇。在其后的接触中,他现秦轻云实在是个很不错的姑娘,于是那一丝丝仰慕就成了爱慕。虽然只是一点点。但却彻底地改了他的精气神甚至是他的整个。人。当他现这一问题时。对秦轻云的那一点点爱慕早已变得无限大。

正是因为这种爱慕,他不愿在秦轻云面前落了面子。他的实力得到了队伍里所有人的认可,但是可惜的是,从入九幽地宫以来他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尤其是伸出手指摸小虫子那一次,现在想来,实在是太冒失了,一想起来这事他就脸上热。所以他想做些什么,好重新树立起自己的形象,尽管在别人心中他的形象从未到过。事实上,就算他不去,方胜和王辉光也会去摸那只小虫子,当时没有人料到那是活物。

方胜此时就站在队伍的最后面。自从马老头说了那声“等一下”之后。方胜就立玄把胡妖儿放了下来。然后闭上双眼,像老僧入定一样坐在了地上。

自从他们上路以后,方胜便一直这样。众人早已见怪不怪了。

这时秦轻云正好往回扭头,看到胡妖儿笑嘻嘻地一会指着方胜的鼻子一会指着她自己的眼睛,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不由微笑起来,两步来到胡妖儿身边,弯下腰轻声问道:“妖儿,你在玩什么游戏,姐姐和你一起玩吧。”

“好呀!”胡妖儿立刻不理方胜了。认真地对秦轻云道,“秦姐姐。人家先给你说规则,”

宋飞和王辉光全都支着耳朵听了一会。片刻王辉光才把目光转向方胜。轻声叹道:“你说他这样练有用吗,哪有边样修法诀的。”

宋飞也乐了起来,道:“《十三罗汉印》本就不是寻常功法,说不定真可以这样断断续续地练。看到他这么用功,可真叫我辈汗颜啊。”

“你说咱们要是偷偷走了,他一个人能摸回去吗王辉光非常无聊地道。

宋飞笑道:“你没看他多用功?咱们要是不叫他,只怕等到下一次九幽地宫开启他也不会醒过来。”

最前面的马老头简直傻了,往后看吧,一个打坐的,简直是雷打不动;俩玩游戏的,似乎还挺开心;俩聊天的,说的全是些没营养的话。这像是一支探险队伍吗,说是来游玩的还差不多,马老头为自己的前途感到十分担忧,,

直到三个时辰之后,另一只飞行妖兽飞了回来,马老头得到了安全的消息,于是众人再次上路。

这一次前进便是整整一天,一路上左拐右绕,虽然没敢飞行,但怎么也深入了十余里了。在马老头的带领下,他们一场架未打,但是收获却是颇丰,得到的大都是一些极为珍稀的灵药,即便他们现在就退出去,得到的东西也绝对是历史之最了。

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人都放松了警慢,在找到那三头蛇之前兴许不会遇到任何危险,这是所有的想法。

然而谁都不会想到。就在他们再一次停下来等待前方的强大妖兽离开时,危险突然降临!

当时马老头的两只飞行妖兽已经飞出去侦察,剩下的妖兽全在四周警戒着,方胜自然是在打他的坐。

相比之下,方胜实是所有人中最安静的一个,所以他对危险的感知也更为敏锐,就在他默默体悟《十三罗汉印》的第九印之时,心中忽现

兆!

“小心!”

方胜的一句话网一出口,方圆十丈的地面轰然塌陷,一股巨大的吸力从下方传来,将所有人都吸了下去!一同坠下去的还有无数土石、草木,几乎将上方遮得严严实实。一时间众人不仅身不由己地向下坠着。还处在了完全的黑暗中。

哪怕是被秦轻云抓住了胳膊。胡妖儿还是吓得喊了出来:“呀!哥哥!”

此时四周的声音乱成了一团,仅仅那巨大吸力形成的风声就如山呼海啸一般,方胜试了试却未能稳住身形,只好在神识中找到胡妖儿的方位。朝那边吼道:“我在这,妖儿别怕!我马上过去!”

“及力实在是大讨骇人,以蹑云!术根本就停不住,方腹右个深储物袋,天陨奔烈剑便被他祭了出去,在空中晃晃悠悠飞到了他脚下,然后他终于勉强能在那吸力中活动了,便艰难地向着秦轻云和胡妖儿那边飞了过去!

“去!”

“婆唯,”

宋飞那边一团雷光忽然炸开,雷光中一只一丈长的丑陋妖兽被炸得惨呼数声,然后向一旁的岩壁撞了过去。

下一刻,所有人都看到,那只妖兽在接触岩壁时身上竟然黄光一闪,直接隐进了岩壁之中。

“咻!”一声锐响忽然从黑暗中传来。

“救我!”马老头的惊呼声好不吓人,简直就像是被鬼拽住腿往地底拖一般。

那股巨大的吸力显然有一定的阻碍神识的作用,此时天陨奔烈剑的光芒难以及远,四周漆黑一片,方胜只能在神识中勉强看到,一道粗大的黑影直接卷住了马老头,将马老头向下拽去。

眼见马老头就要消失在神识中;方胜想也不想便取出冰魂,抬手就向着那道黑影打了出去。

那黑影快但是冰魂更快,只听“哧”一声,奇事出现了,冰魂直接穿过了那道黑苏,却好像并未对其造成任何影响,寻黑影依然以极快的度拽着马老头向下飞去。

便在这时,方胜忽然看到不远处绿光乍亮,一道巨大的绿色剑影朝着那黑影斩了过去,这次却是王辉光祭出了自己的法宝。

“嗖!”

那道黑影显然十分灵活,竟然像鞭子一样在空中一甩,眼看就要将王辉光的攻击躲过去。便在此时。那边宋飞双手疾伸,在那黑影前行的轨迹直接亮起一团雷光,轰然炸开。阻住了那黑影的去势。

“呛!”

绿色剑影终于斩在了那黑影之上。借着那点绿光,众人终于看清,那黑影竟是一条暗红色的粗如磨盘的东西。

“哟!!”

下方忽然传来一声叫声,那黑影倏地松开了马老头,如电般缩回了

方。

这时候秦轻云终于腾出手来,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祭向了空中。那却是一团柔和的白光,就悬在了秦轻云头上不远处,光线虽不强,却很快穿透了黑暗,将四周的景象照了出来。

此时所有人还有身边的土石、草木仍然在下坠着,所以一时间看起来光怪陆离,简直不知身在何处。

王辉光那边伸手一招,便将马老头摄住,这老头早已没了声音,也不知是死是活。

便在这时,只听“砰、砰、砰”一阵响,最下方的土石终于落到了实地上,与此同时,所有的吸力也随之消失。

在秦轻云祭出的那团柔和白光的照耀下,众人一边闪躲着上方砸下来的东西,一边向一起靠拢。

三息过后,四周再没了动静。众人也聚在了一起。

方胜接过了胡妖儿,见胡妖儿没事才放下心来,又看向王辉光手中的马老头,问道:“他怎么了?”

“双腿上的骨头已经断了,疼的昏了过去。”王辉光应道。

既然死不了,众人就放下心来,这才开始打量身边的环境。

此时他们正身在一个巨大的并不太规则的圆筒形深坑之中,此时众人离上方的地面足有百丈,距四周的石壁也有十余丈,可见这深坑有多大。

下方十丈处便全是弥漫的尘土。好在现在那股吸力已经消失,众人的神识再次恢复正常,已经能从神识中看到,再往下四五十丈便是坑底。

众人已经用神识将这坑中的一切看得分明,却现除了他们几个,竟连一个多余的活物也没有。

似乎只需重新飞出去就安全了。但是却没有人动,每个人都有深深的危机感。

“辉光兄,先把马前辈救醒吧。宋飞,你刚才打飞的那是什么东西?”方胜很快分清形势,迅道。

宋飞应道:“是头一丈多长的硬皮妖兽,有点像穿山甲,但是嘴是尖的。”

“它受伤了吗?”

“应该是受了些震伤。”

“那就好,至少不是打不动他们。刚才下面估计是只大的,辉光兄,你的法宝似乎对传那只妖兽特别有效,你可知道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这件法宝叫竹影剑,是家师传给我的。”

“那算了,”

方胜话未说完,只听大坑上下忽然传来无数“唯唯”声,就像是无数条蛇将他们包围了一般,只听得众人头皮麻。

方胜暗暗叫苦,听这声音,只怕有数百头妖兽!

很快众人便看到,这个筒形大坑的岩壁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灰色的尖尖的脑袋,看起来就是大号的鸟嘴。表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而两只小眼睛就埋在了那些疙瘩中。看起来既恐怖又恶心。那些“唯哟”的声音正是从这些妖兽嘴中传出,一条条暗红色的舌头吞吐不定,方胜看得真切,那东西的舌头竟然还是分叉的。

这些妖兽很快便从岩壁中伸出了头和两只前爪,贪婪地看着半空中停着的众人。

方胜咽了口唾沫,苦笑道:“怎么这么多,把咱们平分下去,它们每一头只怕分不了二两肉。”

秦轻云闻言真是哭笑不得,只恨和方胜不是太熟,不然肯定要他。

“辉光兄,救得醒吗?”方胜一边警戒着,又催王辉光道。

“马上了。”王辉光头也不抬地道。

“唯!!”一头离得较近的妖兽突然扑了过来,剩下的如同听到号令的士兵一般,也全扑了过来。数百头一丈多长的妖兽从各个方向飞扑而至,那情形只能用遮天蔽日来形容,方胜和宋飞同时朝王辉光喊道:“云翳青竹剑阵!”

这个时候,也只有无差别攻击的云翳青竹剑阵能收到奇效了。

王辉光被吓得一哆嗦,几乎是条件反射式地掐起了法诀,于是已经被他救了一半的马老头就再没人管了,在空中翻转着向下坠去。

方胜又好气又好笑,左手一伸。五指成爪伸向马老头的方向,然后猛地向上一提,马

便在此时,一直紧闭双目的秦轻云忽然争开了眼,同时右手单掌伸向了前方。

眼见满天的妖兽离他们越来越近。马上就要将他们淹没了,呼啸声蓦地响起,一道白色冰气忽然从秦轻云脚下旋转而出,然后盘旋而上,瞬息间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寒气凛冽的风柱。这姑娘总算是有了经验,及时施展出她的冰渊朔风。

“呼、呼、呼

一头又一头的妖兽撞进了冰渊朔风之中,有的直接被风柱甩飞出去。有的则被卷向了高空,但是还有一些较为强悍的竟然穿透了冰渊朔风扑了进来!

那些妖兽显然不会飞,扑进来之后已经没有了冲势,全都不可避免地向下坠去,然而此时的妖兽依然很危险!

只听“咻、咻”连响,那些钻进了风柱昼向下坠的妖兽全都吐出了长长的舌头,如一道道红色闪电般朝众人射去。

方胜自己身手是好,但是却忘了左手中还提着个马老头,一不留神只听“啪”地一声,马老头的右腿竟被一条舌头生生穿透!

方胜不由大怒,右手直接抓着冰魂向那舌头刑去,只听“咔嚓嚓”一阵响,那舌头直接从中冻实了。那妖兽一惊,猛地向后收舌头,便听“啪”地一声,那舌头竟被妖兽自己拽断了。

其他人也全都遇到了麻烦,王辉光为了躲避攻击,施展了一半的云翳青竹剑阵被生生打断,只得重新来过,一边向方胜飞一边喊道:“掩护我!”

方胜甩手把冰魂祭了出去。正中一条攻向王辉光的舌头,然后右手再次摸向储物袋,遍布小洞的七巧玲珑玉牌被他摸了出来,迅变大飞了出去。

此时宋飞也祭出了攻击法宝。却是三十六柄闪耀着蓝色雷光的剑。如一群游鱼般四散游出,寻找着各自的目标。

方胜一下就想起了很久前在傲武国见识到的那个单漓的剑阵,只不过,宋飞的剑少一些。但也更精妙一些。

当王辉光的云翳青竹剑阵施展出来,方胜不得不全力控制着七巧玲珑玉牌左遮右挡,尽量以完好的地方去承受攻击。

这时候不论攻防都甚是炫丽,就见空中数之不尽的妖兽向方胜他们扑去,范围巨大的云翳青竹剑阵绿光蒙蒙,宋飞的三十六把蓝雷小剑四处游走,秦轻云的冰渊朔风如蟒如龙,方胜的七巧玲珑玉牌更是飞舞个不停。

然而那些妖兽简直没完没了,大部分中了招还不死,方胜看出耗下去肯定是他们先支持不住,于是大吼道:“往上飞吧!”

方胜率先向上飞去,宋飞等人也在后面紧跟着,很快众人就向上升了四五十丈,离地面大概还有五十多丈。

四十五丈,四十丈,,

毫无征兆地,所有岩壁上的。空中的,还有摔在洞底半死的妖兽都出了嘶哑的鸣声,那情形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此时众人距洞顶还有三十五丈。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从岩壁右侧扑了出来,整个坑洞的直径也就三十丈。但是,当那黑影露在岩壁外的部分已长达十丈时,它的尾巴竟然才刚刚出现。

这无疑是方胜他们进入九幽地宫以后遇到的最大的妖兽!

它体型虽大,动作却比那些小妖兽还要灵敏,扑出时的度也更快。方胜才网反应过来那妖兽就已经撞进了人群之中!

以它的体型和度,谁被撞一下都得受伤!

方胜大吼道:“舌头!”在这一刻。他连“小心”两个字都来不及说了。

方胜加向上升去,王辉光横着向后飞去,宋飞横着向前,而秦轻云由于飞得最慢,只得躲向那妖兽下方,这妖兽才一出现,就将方胜他们的阵形完全打乱!

四个人几乎构成了一个垂直于地面的正方形,而那头巨大的妖兽正向这个正方形撞去,正方形的四个点还在向外移动,看情形,似乎那头妖兽会网好从正方形的中间穿过,碰不到任何一个。点。但是。也很有可能每个人都会被那妖兽擦着一点边!

如今反而没人在意被妖兽撞上一下。因为那妖兽的头还在移动,所有人都知道它正准备把舌头射出去!那才是最危险的攻击!

那妖兽似乎更恨王辉光,飞扑之中脑袋正是偏向了王辉光的方向,于是王辉光想也不想祭出了他的竹影剑,绿芒闪动,狠狠地朝那妖兽劈了过去。

眼见那妖兽的舌头都要吐出来了,看到竹影剑后却又缩了回去,然后迅抬头,一道粗大的暗红光芒电射向空中的方胜,那度,方胜竟然没有把握躲开!

既然躲不了就只有挡了,七巧玲珑玉牌排着队飞到了方胜身前。

“呛!”

竹影剑斩在了那妖兽的脑袋上,只见那妖兽头上火星四溅,竹影剑被弹回,而妖兽外壳上却只留下一个浅浅的痕迹。

“啪!”

方胜的第一块七巧玲珑玉牌裂成了两半!那一瞬间方胜眉头紧皱,几乎忘记了眼前的危机。只觉得自己辜负了南棋紫的期望”

“啪!”

第二块七巧玲珑玉牌又碎!方胜的脸色更难看了!

“咔!呼!”

第三块七巧玲珑玉牌倾斜出一个角度,总算保存下来,并让那条粗大的舌头偏出了一个角度!

“叶!叶

后面四块玉牌各挡了一下,终于。那条舌头几乎是擦着方胜的身体飞了过去!

方胜迅侧飞,甩手将冰魂射向那妖兽的眼睛!

与此同时,那妖兽两只前爪同时挠向了王辉光和宋飞,而尾巴则抽向了下方的秦轻云!“丁!”那妖兽及时闭上了眼。把冰魂弹了出去。

“呛!呛!”

王辉光和宋飞同时被那妖兽爪子上的寒光扫到,虽然各自用法宝挡了一下,但还是倒飞了出去。

秦轻云早停下了冰渊朔风,全力向一旁躲去,便听“呼”一声。妖兽那坚硬的尾巴几乎是擦着她的身体扫了过去,直把她惊出一身冷汗。

下一刻,妖兽直接川。幸面的岩壁中。消失在众人视线点内六“四周重归与寂静,绝大多数小妖兽都被吓跑了,只剩下那些受了伤跑不动的,全都伏在坑底噤若寒蝉。

方胜他们也没有出声,更没有动,只是全神戒备着,那头妖兽肯定还会再扑出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方胜额上全是汗,他有把握逃集去,但是他清楚地知道,此时王辉光和宋飞都受了伤。还有停在下方远处的秦轻云,他们仁最少会留下一个!

这些天他们相处甚欢,都认为另外三人是值得一交的朋友,方胜绝不可能一个人逃走!

那妖兽度奇快,攻击迅猛。全身几乎刀枪不入,怎么办,怎么办,,

危急之中,方胜忽然想起自己手里还有一个马老头,这老家伙在此地生活多年,兴许知道那妖兽的弱点!

方胜出手入电,“师、呢。在马老头身上拍了几下,他的医术乃是从世俗界学来的,在将人弄醒这方面却比王辉光要强多了。

“咳,,咳,,唯!”

马老头才一醒来就疼得直吸气。方胜也顾不上给他接骨,忙道:“马前辈,你能看到地下的那些妖兽吗?。

马老头强忍着痛向下望去,很快便道:“认得。

“现在岩壁里隐藏着一只比下面那些大上许多倍的,我们全不是它的对手,现在连逃跑都不敢,你可有什么办法对付它?”

马老头脸色大变,几乎吓得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喘匀了气。苦着脸道:“恐怕只能逃了

“难道没有任何办法?”方胜急道。

“它有土遁之术,来去随意。其外壳又坚硬异常,寻常法宝难伤,根本就打不得,只能躲往高空马老头说话时便看清了形势,现在想躲往高空谈何容易,不由面如死灰。心中大是后悔。

“难道要被他活活堵死在这里”方胜气道。

实际上所有人都看出来,若是分散开一起往上冲,那妖兽最多留下一两个人,剩下的未被攻击的绝对可以逃出去,方胜话一出口,众人就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是要走就一起走!

这很符合方胜所表现出来的性格。然而在这一刻宋飞、秦轻云、王辉光三人仍然心中一暖。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土遁?!”方胜忽然双眼放光,一脸喜色道。

“九幽地宫中土质特殊,连神识都进不去,寻常的土遁术更是不行。”马老头明白了方胜的意思,苦着个脸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辉光兄。把你的竹影剑变大一些然后向秦姑娘飞过去,护着秦姑娘和宋飞汇合”。众人不明其意,但老是呆着不动也不是办法,于是就按照方胜的吩咐行事。

王辉光仁人总算提心吊胆地聚在了一起,那妖兽并未攻出,看样子对王辉光的竹影剑的确有几分忌惮。

“再慢慢毛过来。”方胜道。

等四人再次汇合,方胜把马老头交给宋飞,将胡妖儿送进秦轻云怀里。然后道:“我估计咱们如果同时往上冲,就算那妖兽忌惮辉光兄的竹影剑也一定会扑出来,你们先在这戒备着,我上去把它引出来!你们如果有机会就赶紧逃出去”。

方胜也不待众人答话,深吸一口气,猛地催起天陨奔烈剑,化为一团火光朝洞口冲去。眨眼间就飞出了数十丈!

那一瞬间,方胜的哪里像是去引妖兽,更像是抛下了众人独自逃走!众人到底和方胜相交不深,下面的五个人,除了胡妖儿,所有人心中都有些动摇。

方胜所化的火团直径过一丈。拖着长长的尾巴眼看就要飞到洞顶。岩壁一侧忽然冲出了一条巨大的黑影!

黑影的度极快,但是已然是全飞的方胜更快!

那火球一下就到了黑影的上方。只要再躲过了那妖兽的舌头,完全可以直接逃出去!

那妖兽也看出来自己的度及不上那火球,倏地仰起了头,一道粗大的暗红色的舌头直直地朝火球卷去。

飞行法宝度再快,终究及不上攻击性法宝的度,而那条舌头。并不比一般的攻击性法宝慢!

舌头尖很快追上了火球,然而下一刻,下面的人便看到了让他们难以置信的一幕,那舌头离火球至少还有三丈,火球竟倏地到飞,向那舌头迎了过去!

“啊!”所有人都以为方胜是要去送死!

下一瞬,火球爆出了如太阳般的光芒,度竟在不可能中提升了至少四成,那种度,已经是比顶阶飞行法宝还要快的度!

以这种度,火球完全可以躲过舌头的攻击并顺利逃走,但是火球却选择了撞下去。

实际上,此时方胜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南琰紫在为他演示天陨奔烈剑时就跟他说过,天陨奔烈剑在俯冲时能将度提升;成,而现在,他正是要借着这一点度变化打乱那妖兽的算计,躲过那舌头的攻击!然而即便天陨奔烈剑的度提高三成,也依然不会比那条舌头快,所以他并没有把握。

方胜斜向下冲,几乎是迎着那舌头撞了上去,如果撞中,那舌头足以将他上半身全部撞碎!

两丈,一丈,五尺,,

方胜早就开始扭腰旋身了,脚下也以灵力催动了天陨奔烈剑,在最后一瞬间,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动作。

他以天陨奔烈剑为轴,身体向右转去,在瞬息之间转了半圈,变成头下脚上,将那舌头的一击完美地躲了过去,而那个动作,对宋飞等人来说,已经脱离了驻剑飞行的范畴!

好戏才网,才开始!

那条舌头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斜面。方胜就在那斜面下方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朝着妖兽的嘴冲了过去,看起来就像是主动往那妖兽嘴里送一般。但是这一刻,已经没人认为他是送死。

妖兽张开大嘴咬向方胜,方胜直接右手一甩,将冰魂甩进了妖兽口中!

冰魂很明显受到了阻碍,方胜早已料到,并不慌乱。眼看他整个人就要被妖兽吞州一尸,方胜双腿猛然蹬,天陨奔烈剑向卜弹出。而他的度再增。向下冲去。

天陨奔烈剑猛地变小粘在了妖兽的舌头上,而方胜却弹到了妖兽的下巴右下方,总算躲过一劫。

妖兽始终保持着前冲,只一瞬间。那妖兽的头已经从方胜身边掠过。然后他就看到了妖兽挥过来的闪着寒光的爪子。

方胜想也不想就右卓向后一收,然后猛然稍稍向下倾斜推了出去。

梵音响,罗汉现,金色的如山印挡在了妖兽的爪子之前。

他不是不想用后面的印诀,而是直到现在都没学会,还不如用最拿手的如山印,以结丹期的灵力催。如山印威力已经大了很多。

“咣!”

如山印到底只是前四印中的一个,在妖兽巨爪的皖南下支离破碎。然而方胜早已做好了准备,他甚至在破碎前的如山印上借到了力道,整个人向左后上方弹了出去,这也正是他施展如山印时要稍稍往下倾斜的!

方胜到飞的方向正是妖兽的脖子。但由于妖兽的度比他快,最终落下来时,他却落到了妖兽的背上。

这一切似缓实快,下方的众人几乎还没反应过来,方胜便已伏下身体抓稳了,同时向下大吼道:“快跑!”

下一刻,妖兽带着方胜撞向了对面的岩壁,所有人都皱起了眉,他们已经听到了马老头说的话,他们实在不忍心看到方胜在岩壁上撞得头破血流。

妖兽的头,脖子,前爪全都隐进了岩壁,简直比入水还要简单。

下方的众人眼见方胜便要向一摊烂泥一样糊在岩壁上,忽见方胜手中青光一闪,一下瞬,方胜消失在他们眼中!

王辉光、宋飞、秦轻云和马老头已经看傻了,唯独胡妖儿急得不行。已经快哭了出来。

终于,宋飞第一个反应过来。急道:“快走,咱们去上面等他!”

接着几个人风驰电掣般向上冲去,转眼间就到了地面之上,虽然外面的光线依然暗淡,也算不上重见天日。但是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不过马上他们就想起了方胜还在下面,于是也不走远,全都停在那洞口之下向下望着。

方胜此时就像是驻着一把大的飞剑在地底疾驰,那把飞剑便是那头巨大的妖兽!

仅仅是几息之后方胜就适应过来。正如小孩子在疾驰的马车上蹦跳几下也不会摔下去,方胜也渐渐有了在妖兽背上移动的能力!哪怕这妖兽正疯狂地扭头着身体!

当方胜左手抓着战狮幻化的小石头来到那妖兽脖子上方,他已经完全确认,这头妖兽如今完全拿他没办法!

感应了一下天陨奔烈剑,此时正被妖兽含在了嘴中,压在了舌头之下。方胜便不再管这把飞剑,而是全力控制起冰魂来,此时的冰魂却在这妖兽的喉咙中!

这妖兽对冰魂显然有一定的抵抗力,方胜即便全力催动,冰魂在妖兽体内的前进度也是极慢,照这样下去,耍想将这头妖兽冻僵不知得等到猴年马月。

然而方胜绝不会放弃天陨奔烈剑和冰魂,这两件法宝要是也丢了。他就没脸见南模紫了。

冰魂忽然停止了前进,也不知那妖兽喉咙有什么硬东西,将冰魂挡了下来。方胜皱了皱眉。猛一凝神,忽然改变了策略。

他也不让冰魂往前挤了,而是让它全力释放出冰寒之气,好完全冻结住妖兽的喉咙!

冰魂虽妖兽虽大,但是冰魂毕竟是顶阶攻击宝器,而妖兽的喉咙也不是坚硬的外壳!

很快方胜便感觉到有了成效!

那妖兽一直在做着各种各样的动作想把方胜甩下去,之前还很有耐性。这时候感觉到了危险,终于暴躁起来!

“呼!”

妖兽的长尾忽然从左面甩了过来,几乎是贴着它的背扫过,好在方胜早有防备,奋力向右一扑,单手抓住了妖兽的硬壳,身体悬挂于妖兽体侧躲过了那一击。

即便是现在的位置方胜也能催动冰魂,当下咬着猛催灵力!

“呼!!”

方胜在一瞬间便确定,那妖兽绝对是怕了,因为这次它的尾巴竟是从上往下抽来,度虽然极快,但却将它自己的身体置于尾巴的攻击之下!

“嗖!”方胜一个翻身翻到了妖兽背上,不待站稳就向左扑!

“砰!”妖兽的尾巴打在了自己的右侧身体上,只差一点点就能扫到方胜。

然而这一会方胜的情况并不妙。因为妖兽中了它自己一尾巴后身体猛地一颤,就是这一颤,方胜竟然被弹了起来,原来还在妖兽脖子的位置,最后却又回到了妖兽身体的中部!

方胜一待站稳就向前跑,这个位置根本就控制不了冰魂!

那妖兽也不笨,显然现了刚才那一招有效,尾巴再次扬了起来,比上一次还狠直接朝自己背上抽去!

便在这一刻,方胜忽然灵机一动,直接向左前方扑出,双脚已然离开了妖兽的脊背,然而半空中只见青光一闪,战狮已经化为实体接住方胜便向前奔。

与此同时,只听“砰”一声巨响,妖兽这一尾巴实在太狠,竟把它自己抽得伸长了脖子,嘴都张开了。

“疾!”

方胜体内的灵力疯狂地通过转灵法阵向冰魂,中灌去,便是刚才那一下。他现妖兽喉咙中那个挡住冰魂的东西竟然挪开了!

下一瞬,冰魂长驱直入,硬生生穿过了妖兽的脖子到了胸腔!里面再没有任何能阻挡它的东西,所有内脏之柔软、脆弱一如普通妖兽!

冰魂就像是犁地一般在那妖兽体内飞舞起来!半个时辰之后,等得眼都直了的宋飞等人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动静,飞转过身去,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让他们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幕二方胜骑在一头战狮上,而战狮却是倒退着向后走的,因为它嘴里还拉着那头他们这辈子见过的最大最硬的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