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穷人修仙传

第四五四章 遗阵

第四五四章 遗阵

方胜和那两个幽瑰宗修十莫明其妙地陷入了坐幻阵刨待,出然是从同一个。方向入阵的,但是一旦入阵后就不辨东南西北,那两个幽魂宗修士在幻阵中晃悠了两天也未能找到他。

两天下来方胜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而方胜也现了一个规律,阵中的幻象共有九个场景,全都来源于他闻所未闻的地方。九个场景随着天时而变幻,一天轮换一遍。

方胜不知道这幻阵的作用,也不知那九个场景来自那里,但是那两个幽魂宗的修士却认得出来其中的一小半,那几个,场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盛产某一种炼器材料。

再联系幻阵出现的地方几乎没什么灵力,两个幽魂宗修士便推断出来,漆必是一个炼器师曾经藏身的地方,之所以说是曾经,是因为这幻阵除了困住人之外并没什么攻击性。

如今他们所能做的便是寻找寻找阵眼,不管阵眼有几处,只需破坏一处,整个。幻阵便会被破掉。

而现在对方胜唯一有利的地方便是那两个幽魂宗修士并不在一起。那两人想要汇合简直跟找到阵眼一样困难。不过此时方胜并不知道这一点,他还以为他是闯入了某个前辈的洞府外围,除非自己撞大运。那么只能等这幻阵的主人现他之后才会把他放出去。

第五天的时候,那个朱师兄和孔力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因为他们完全摸不到这幻阵的边界,假若这个幻阵的范围真有十里八里而阵眼又只有三四个的话,那么在无法放出神识的情况下,想要出阵实在够困难的。

这时候方胜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便也开始大范围地移动起来,希望找到出去的方法。此时他只知道那两个幽魂宗修士应该也在幻阵之中,如果能先他们一步逃出去自然最好。

然后完全出乎了方胜的预料,当幻阵中的景象变为一坐飘雪的山巅时。他遇到了第一次袭击。

当时方胜正搂着胡妖儿向前缓缓飞着,心中警兆才起,从他右前方一丈处的虚空中便忽地亮起一团灰光,他想也不想便猛向上升,同时右手剑指向下疾点。

尽管被追了许久了,但是方胜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幽魂宗修士的招式。十余道灰色的布条像是活物一样从灰光起处钻了出来,像是迅生长的章鱼触须一样朝四面八方追了出去。

与此同时方胜的斩仙剑气也攻了上去,一道直径一尺的灰、蓝、红三色相间的能量有如实质一般从虚空中冒了出来,直冲那些布条的正中间而去。

此时的斩仙剑气已经完全是另一种形态,剑气没有了剑形,也不再被分割成一个个小部分,而是真正地汇成了一道剑气之流,在视觉上有点像是把三种颜色的炼器材料融化后再混合,然后被灵力塑形,以类似龙卷风的一种形态向前攻出。

此时的斩仙剑气实际上已经有了另一个名目,件极旋剑流。极旋剑流的外形像龙卷风,但是表面上其旋转度一点也不快,它快的是前进度。然而任何一个因其缓慢的旋转度而低估它的人都在方胜那吃了亏,事实上极旋剑流的转动只是其内部能量的一种无法遮掩的外放罢了,它真正骇人之处是它内部蕴藏的爆炸性能量。

方胜第一次用极旋剑流与人交锋时。连他自己都被极旋剑流内的蕴藏的能量吓了一跳,对手的剑形宝器才碰到剑流的侧面便听“乒”一声震鸣响起,对方的宝器竟直接被震的打着转飞了出去,而极旋剑流的侧面却仅仅走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罢了。由于其内部能量又是可以流动的。那缺口几乎是在半息之内就被堵上了。

可以说,极旋剑流的攻击是没有死角的,它的任何一处都具有极强的杀伤力,因为它的威力来自内部能量,而不是刺击,也不是旋转。

它的唯一的一个缺点就是在前进度上比筑基初期的斩仙剑气并没有太大提升,仅仅具有了一个普通剑诀的度,慢于那些大宗门的法诀,与中型宗门的法诀度相仿佛。但是它那神出鬼没的位置,也就是方胜可以在身周三十丈范围内的任何一个地点将其召出,又稍稍弥补了它度的不足,因为就算再慢,它也是比飞行宝器的度快的。

而极旋剑流还有一个特点,使方胜可以长时间地连续使用这个极耗灵力的招式,那就是施展出极旋剑流之后,他至少可以控制着剑流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在不违背自然规律的情况下飞行十息。十息的时间,他可以让极旋剑流在:十丈的范围内转上好几圈了,闲暇时方胜双手各控制一道剑流演习,简直就像舞着两条巨蟒一般。而所谓的不能违背自然规律,便是指极旋剑流不可以逆行,不可以无弧度转向等等,不过这些和原来的斩仙剑气是一样的,完全不影响方胜使用。

如今他用极旋剑流已是驾轻就熟。控制着剑流朝那些灰色布条根部刺去,正是要试试对方法诀的威力。

只听“叶、叶”数声响,剑流直接撞断了一半布条

旧读向后方刺尖。而此时另办布条已经感货到了极旋刮密圳棹在。自行避开剑流继续向外探去,其中有两道肯定会碰到方胜,因为它们的度也比宝器快得多。

然后方胜就看到了那朱师兄从极旋剑流土方的虚空中忽地冲了出来。才一出现便猛地张开那张没牙的嘴,只听“呜”一声有如刮了阵阴风,然后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漆黑的珠子飞了出来,直直地朝方胜撞去。

方胜一只手还抱着胡妖儿,在攻出那道剑流之后便不再控制剑流。而是伸手摸向了储物袋,这会刚刚好将冰魄剑匣取了出来,灵力一催剑匣便倏地变大竖在了他身前。

与此同时方胜还做了一个出乎那朱师兄预料的动作,方胜双腿猛蹬青冰,竟直接从青冰上弹了出去。看情形竟似乎要将两件宝器全放弃了。

放弃宝器换来的是突然增加的度。方胜和那朱师兄原本只有一丈的距离,此时便拉大到一丈多一点,而正是多的这一点点,使他的整个。身形再次没入了虚空中,那朱师兄再也看不到他。

一丈距离,便是这幻阵的一个度,过一丈,谁也看不见谁,一丈之内,他们便能突破幻象看到彼此的存在。

而双方之间的感应应该是一丈还要多一点点,因为刚才方胜在尚未看到朱师兄的人的时候就已经被朱师兄攻击了。

隐入虚空中的方胜迅变向以蹑云之术向上空飞去,他上升了还不到一尺,冰魄剑匣便被两条布条死死缠住,光芒立刻为之一暗,然后那枚黑色的珠子便“嗵。地一声撞在了冰魄剑匣上。

那是一种非同寻常的声音,方胜使用冰魄剑匣也有数年了,还从未听到过冰魄剑匣出这种声音,下一复他就完全失去了对冰魄剑匣的感应。

方胜继续无声地向上疾飞,同时控制着青冰沿着原来的方向飞行,而终于闲下来的右手剑指一竖,那道早已飞出去十余丈的极旋剑流又拐了个弯飞了回来,在他下方的地面上一顿乱扫。

在方胜消失之后那朱师兄便面色一变,但是在亲眼看到自己的鬼佛舍利将对方的防御宝器击穿后他就面色稍雾,很显然,他觉愕这个魂鼎虽然魂力极强,耐力也不错。但是身上的宝器实在很一般。等他再看至迅远遁的青冰之时他的脸上甚至露出了笑容,他不会再去毁掉这件宝器,而是要凭借它找到猎物。

他紧紧追在青冰之后,但是飞了十丈之后也未能看到他的猎物,于是皱起了眉,觉得自己可能中了计。便在此时,他忽然感觉到右方便来浓浓的危险气息,下一刻。一道灰、蓝、红三色相间的带着浓浓死亡气息的气流撞了过来。正是轻而易举破了他一半缠魂带的那道气流!

由于那气流的轨迹是流经他前方。所以他如果再继续向前飞便相当于直接撞了上去,百余年来的谨慎让他选择了换个方向前进,然而他才刚刚向上升去,便忽然现一个情况。这道气流竟是打着弯向前飞的,就像一条游动的蛇一样,这无疑大大地增加了那气流的攻击范围。还不待他反应过来,那气流已经忽地向他脚下一甩,眼看便要撞在他脚上。

朱师兄手上迅掐了个诀,下一瞬,他也根本没去躲那气流,而是直接以双脚撞了上去,只不过这时他的双腿已经变成了死灰的颜色,就像是枯萎多年的树木。

“乒!乒!乒”

在一连串的金属交击声响过之后,那气流轨迹丝毫未变继续向前飞去。但是朱师兄却被带得在空中不由自主地转了半圈,再转回身时,那道气流已经只剩下一个。尾巴,而那件飞行宝器早飞没影了。

朱师兄停在空中,双腿上死灰的颜色渐渐退去,然后右脚便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此时他心中的惊骇全都写在了脸上,他简直无法相信,他已经炼至六层的鬼骨奇术竟然无法完全抵挡一个筑基丰期修士的法诀!此时他右脚很麻,在十息之内都不会恢复知觉,而曾经对他造成过这种影响的,无不是来自九大宗门的修士。

实际上由于他修的是化魂**。在法术上就偏重于困人、摄魂等杂七杂八法术,在攻击力上并不是很强,他可以肯定,就算是自己施展出攻击力最强的法诀,也未必会对自己鬼骨奇术防护下的双腿造成如此大的伤害,显然,那个筑基中期散修在攻击法诀上胜过自己。

不过这也仅仅能说明那个散修的攻击法诀比较出色罢了,他们幽魂,宗还有不少别的功法,有几样主攻的施展出来其威力绝对还要胜过那散修的法诀,而且他也并不是全无攻击手段,至少他那枚鬼佛舍利在攻击力上还从未让他失望过。那是他花了足足三十年时间才炼制成的顶阶攻击宝器!

这时候虽然已经再也看不到那个散修,不过朱师兄已经打定主意,下次再遇上,一定第一时间祭出鬼佛舍利将对方制伏!

另一边方胜已经飞到了十余丈高处,这已是这个幻阵的最顶端。上

有阅读最新童节就洗涧书晒加凹口氐姗”说齐伞

俊汉稳定的能量像个到扣的海碗一样把幻阵中的切都噪世尹面。

此时极旋剑流已经消失了,方胜一边无声地向前飞着,一边控制着远处的青冰继续朝前飞,直到飞到了幻阵的边界。

在其后的一柱香时间里方胜都没敢将青冰收回来,直到他心底没那么紧张了,这才主动朝青冰飞了过去。就算这样他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随时准备偷袭或者被偷袭。

等他终于将青冰收回,和胡妖儿双双踏在青冰上,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有了青冰就多了一分逃命的本钱。

他已经试过战狮的地遁之术在这里也是用不了的,于是此时便只剩下一个选择,那就是耗着。

在其后的数日里,方胜和朱师兄、孔力二人相遇了五次,只有三次他看到了对方的脸,那三次包括了朱师兄的两次和孔力的一次,至少于剩下的两次他连到底遇到了谁都不知道,因为他在感觉到对方的一瞬间便迅向相反方向跑了。

此时方胜身上有两处重伤,一处是左臂。被那朱师兄的灰布条缠了一下之后不仅灵力不通、血脉不畅,而且整个变成了死灰色,似乎突然衰老了几十年;另一处则是右胸口。那里被孔力的一根手指捅了一下,立玄出现了一个,牛眼大的血洞,伤口附近的灵力被压制得很厉害,其流动度甚至还不如炼气期时快,更让他主烦的是,那不管用多少伤药,那伤口的愈合度依然很慢。

不过朱师兄和孔力两人带给方胜的震惊加起来也不如方胜一个人带给他们俩的多,由于幻阵的存在,他们现彼此的时候总是相距仅有一丈多一点,在这个。距离上遭遇,什么大威力法术都别想用,拼的就是个反应,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使出最有效的招式。

方胜虽然境界比他们两个低,宝器不如他们,法诀没他们花哨,总之就是打任何一个都打不过,但是方胜的反应实在太快了,还有他的身体协调性,在短距离内做出的种种躲避动作让朱师兄和孔力简直以为他是一个没有骨头的人!

就这样,虽然方胜和他们遇上了五次,虽然他还抱着胡妖儿但是他愣是坚持到了现在。

而胡妖儿的祈祷显然也管了用。因为朱师兄和孔力两个倒霉蛋竟然直到现在都没有碰过面,如果让他们俩汇合了,那么遇到方胜时,只需一个照面便能将方胜拿下了。

这个时候方胜开始不惜耗费灵力催着一道斩仙剑气在自己五丈范围内不停游走,他实在经受不起更重的伤势了。

而此时他也明白过来,不管这个幻阵是修真界前辈的护府法阵还是根本就是一个遗迹,除非他能在不破解法阵的情况下逃出去,否则最后仍然免不了在光天化日之下与那两个幽魂宗修士相见。

他对阵法还是有些了解的,也知道只要找到阵眼就能想办法将此阵破去,而阵眼八成就在这些幻象之中。但现在就算让他找到了阵眼,他也决不会主动去开启。

他不会,但是米师兄和孔力两个人都会。

屡次抓不住方胜,于是这两个幽魂宗的阵法盲也打起了破解幻阵的主意,反正他们迟早也是要出去的。

自打方胜放出一道剑气警戒后,他遇上另外两人的机率大大减他就带着那两处伤又和两人周旋了一个月。在某一天的中午,当幻阵中再次出现浓雾滚滚的景象的时候。方胜第一次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与此同时他还听到了孔力那阴恻恻的笑声。

所有的雾气在一息之间就消失不见了,可是方胜并未看到刺眼的阳光。因为幻阵上方的那个能量罩仍然存在,淡绿色的光罩使阳光变得极为柔和。

然而绿光照在那两个枯瘦的人脸上实在要多吓人有多吓人,此时朱师兄和孔力两人就站在不远处好整以暇地看着方胜,三个人正好在一条直线上,不过方胜却是站在中间的那个。

方胜的第一个想法当然是跑。然而头顶的那绿色光罩让他很快打消了这个主意,然后他就决定取出魁龙披风拿出战狮和两个人拼命,但是很快他就现,那两个人似乎并不急于抓住他。他们正在看着光罩下的另一处地方,那轰隆隆声音的来处。

一处山壁竟像门一样缓缓向两旁打开,随着山壁的扩大,连方胜都忍不住看了过去,因为他竟在山壁之后看到了一处灵气充溢的洞天福地。那是一今天然的封闭山谷,只有上面与外界相通,而方胜可以肯定。他们之前没有现这个山谷肯定是因为山谷的上面被别的法阵给遮住了。

那山谷并不大,方圆也就四五十丈。山谷正中的一栋三层竹楼让方胜的眼中露出了疑惑,然而朱师兄和孔力两人却是一脸的震惊,因为他们知道那三层竹楼的意义!

根本就没有任何征兆,三个人同时朝山谷冲了过去!,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吼山。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第四五五章仙器

胜并未浪费任何时间,他将胡妖几放在了身前。让胡她旧吧着他的腿以免被甩下去,一边向前疾冲,他取出了魁龙披风披在了身上。当紫色光芒将方圆数十丈都照亮时,方胜已然一手搂住胡妖儿,一手收了青冰,身体顿了一顿,然后度猛增数倍向前蹿去。

洞开的山壁就在他前方三十丈。山谷中的那绿竹楼距山壁又有二十丈。一共五十丈的距离,在魁龙披风之下也就是一转眼的事。

然而方胜的目标并不是竹楼。先不说他那竹楼里有没有人,就算没人。他也绝不愿意被堵在里面。他的目标是山谷上方的那个空洞,在神识中,他看到那里没有任何能量罩。也就是说,他可以从那里逃出去。

但是幽魂宗的两人并不知道方胜的打算,他们还以为方胜是想抢先他们一步进入楼中,所以此时虽然度上慢于方胜,他们俩还是现时向方胜出招了!

那朱师兄和孔力同时向前伸出了双手,死灰光芒从他们手中亮起,接着便见两人的手掌甚至半条胳膊都消失不见,而是变成了上百条灰色的两指宽的带子,像是活物一样朝前飞舞过去。每条带子在伸长的时候都来回抖动着,使它们的声势看起来颇是浩大,而当它们的长度过二十丈时,那情形已经只能用骇人来形容!

然而带子的度依然没有方胜快,方胜冲进山谷后便直接向上升去,四周的山壁不过近百丈高,转瞬之间方胜便冲到了山谷顶端,这就要逃出升天!

“嗡!”

毫无征兆地,方胜只觉上方一股巨大的力道传来,竟直接把他撞得翻了数个跟头,向下坠了十余丈才停稳。

方胜右手剑指向上疾点,极旋剑流直接从他身边飞出向上方撞去。在来到山谷顶端时只听又是“嗡”一声震鸣,极旋剑流竟直接折返回来,方胜连它到底撞到了什么都没看到。灵力一引,极旋剑流像一条大蟒一样调头朝对面的山壁上撞去。只听“哗啦啦”一阵响,剑流犁地般在山壁上犁出一条长沟,但就是刺不进去。

方胜轻喝一声,剑流直接变了方向向平弈冲去,正是山谷打舁的那个方向。

然后方胜就看到了从下方钻进来的一条条蛇一样的灰色长带,它们是如此之多,如此之密,已经完全堵住了洞口。那一瞬间方胜竟突然想起了王雪心,他觉得他的义妹如果在这,那么必然已经闭上了眼睛。而就算是在,看到下方的情景此依然有些头皮麻。

接着方胜就看到那两个幽魂宗修士从后面缓缓飞了过来,实际上他们俩从方胜撞上无形屏障的那一刻起就完全放松下来,不然他们还真抓不住方胜。虽然面前的这栋竹楼里的东西绝对远方胜这个极品魂鼎的价值,不过对于好东西,他们向来是能不放过就不放过。

朱师兄和孔力两人在洞口处停了下来,山谷内的空间比外面小的多。所以要想抓到方胜,自然是在山谷里抓更容易一些,所以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由一个人堵住洞口,另一个人追上去。他们早已推断出来,方胜的魁龙披风不可能无限使用,一旦那个负责追的人将魁龙披风里的能量耗光,便是方胜的末日。

只是一个眼神两人便分工完毕。朱师兄守洞口,孔力去追方胜。

在他们想来,方胜一心逃走,而此时所有退路都被堵死,方胜应该已经绝望了。

而事实和他们所料想的也差不多,方胜绞尽脑汁也未能想出任何一个办法。此时他自然也注意到了下面的竹楼。但是他实在一点进去的想法都没有,因为但凡这样的建筑,八成都是有禁制的,他进去的可能性很假设没有禁制。那他进的去,后面的两人肯定也进得去,一旦被堵在里面,他活动的范围将又小了很多。

当方胜分析清楚眼前的形势。他竟渐渐冷静下来,他左手抱住胡妖儿。右手摸出战狮幻化的小石头交到胡妖儿手上,压低声音道:“一会我喊扔,你就把战狮朝那个人扔过去。”

“嗯。”

接着方胜就又取出了解鳞枪。并未将其变大,就那么像飞镖一样扣在了手中。

一边缓缓向后退着,方胜等待着孔力和朱师兄拉开距离,只有这样。他才能毫无顾忌地和孔力打。

当方胜退到了山谷上端边沿的时候,数十丈外的孔力倏地加朝他冲了过来,当两人相距三十丈时。孔力双手迅前探,他的双手再次化为虚无,变成上百条灰色带子朝方胜缠去。

方胜扣住解鳞枪的右手竖起食中二指向前疾点,一道极旋剑流直接在孔力右侧出现,无声但却迅猛地朝孔力卷了过去,紧接着方胜便猛一凝神朝孔力冲了过去!

事实上这完全不像是境界相近者的较量,因为方胜的遁实在太快了。当两人撞在一起时,两人之间那近三十丈距离由方胜飞过的足有二十五丈,而孔力飞过的还不到五丈,所以从视觉效果上看,到像是方胜才是主动进攻的一方。

方胜的极旋剑流并未伤到孔力,而是撞进了那密密麻麻的灰色带子里。与此同时方胜也撞了进去,他原本还打算将解鳞枪的秘密用于关键时玄,但是看到孔力的法诀似乎”个工兄尔要强卫筹,他便再也不敢将解鳞枪当远程武致次咒公,万一被那些带子缠住将不可能收回来。

“嗡”地一声解鳞枪倏地变大。方胜右臂一甩解鳞枪便化为了一面血红光轮,带着低沉的啸声在方胜身边飞舞起来。

事实上由于方胜的度实在太快,血红光轮仅仅由他右方转到了身前他便与孔力撞在了一起。留在他身后的,则是一条条断开的灰色带子。

即便已经到了解鳞枪的攻击范围方胜仍然没露出丝毫高兴之色,他轻喝了一声“扔”这时候才倏地倒挥右手,那血红光轮在还原为一杆血红长枪之后倏地变成一个大大的扇面朝孔力腰上切去。

谁都不会想到胜负竟在两人相遇的第一个照面中就分了出来!

孔力倏地收回了双手,右手朝战狮幻化的小石头抓去,左手则伸向了方胜胸口,对于方胜攻向他腰间的解鳞枪竟是看也不看。

孔力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是他的鬼骨奇术已经练到了第七层,可以不必掐诀就使身体防御力变得极强悍,二是方胜右胸口有伤,他认为方胜的攻击不可能有太大威力。

另外,孔力还是一个,喜欢看到别人露出各种惊骇、痛苦表情的人,他想看看方胜被自己一招击败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解鳞枪率先斩到了孔力身上,仅仅入肉三丈,解鳞枪便被死死卡住;就算方胜可以将孔力抡飞,也不可能使解鳞枪对孔力造成更大的伤害了。

然后便是孔力那伸向方胜胸口的左手倏地化为了一道锋利无比的黑光。直直地朝方胜刺了过去,方胜上次遇到这招时孔力仅仅是用一个手指头便在方胜身上留下了一个窟窿。而这一次一旦中招显然可能连命都要丢了。

所以方胜拼命向右侧身的同时右臂同时安力,希望能将解鳞枪那头的孔力拨偏一些。

而这个时候战狮也终于化为一道黄光出现在空中,低吼一声之后便向孔办挥出了探过了头去,以它的块头,绝对可以将孔力一口咬成

段。

事实上孔力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但是他仍然没想到方胜扔出来的会是一头如此大的战狮,他对鬼骨之术的信心第一次动摇了起来,于是拼命顺着解鳞枪的力道向后飞去。与此同时他左手的厉鬼击终于击中了方胜,虽然是从方胜右胸和右臂之间穿了过去,可是还是从方胜身上带下来大片的血肉。

方胜直接被厉鬼击给撞芒了,不仅身上全是血,嘴中还喷出了一片血雾。

然而孔力并不比方胜好多少。尽管他已经努力闪避,尽管他的右手也以厉鬼击强横地击穿了战狮的身体。但是战狮仅仅是一探脖子便追上了他,一口直接咬住了他的右半边身子。大嘴一合又一甩,孔力的右臂和肩膀便直接从身上分离出去,同时胸口的骨肉至少失去了五分之一。

就算是修士,受了这样的伤八成也活不了了,所以这一次碰撞的结果竟是以方胜惨胜结束的。

但是方胜也仅仅是死不了罢了,从伤口处涌入的诡异气息压制了他整个上半身的灵力,并使他的上身迅衰老起来,几乎是以可见的度,他的皮肤变成了死灰色,并出现越来越多的皱纹。

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是方胜从魁龙披风中炼化的那股异力,此时他依然可以控利魁龙披风。然而由于身体的极度不适,一时间他竟什么也做不了,而是随着孔力那一击的惯性朝下砸去。也不知他怎么那么倒霉,下落的轨迹正好经过竹楼二层的一角飞檐,只听“砰”地一声,他直接背朝下撞在了那角飞檐上,差点把他的腰给撞断了。

又是“砰”地一声之后,方胜终于背朝下坠到了地上。

他是如此努力地不让胡妖儿在碰撞中受伤,可是等落到地上,眼前一阵阵黑之时,他忽然现怀里的小丫头已经没了。

再强打精神向前看时,他就看到了正向自己极冲来的那位朱师兄。下一瞬,他又在眼睛余光之中看到了正飞过来的战狮还有战狮背上的胡妖儿。

方胜完全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倏地朝战狮冲了过去,在他距战狮还有一丈之时战狮倏地还原为小石头。被胡妖儿牢牢抓在手里朝他飞了过去。

方胜以左臂抱住了胡妖儿,然后便在满视野的灰色带子中向后疾退。可惜的是,虽然他度够快,但是那些带子已

经有数道在他身后合拢了。只需再过十分之一息的时间,他就会像蚕一样被包起来。

对魁龙披风的度,方胜第一次不自信起来,然而他还是朝那个。尚未完全堵上的缺口飞了过去。

魁龙披风果然没让他失望,他顺利地突破出去大半个身子,而他的双腿并未受伤,先是主动向那些带子上一迎,然后迅并拢,竟凭借这招逃了出来。

在某一个瞬间,方胜突然现他的视野竟然一下子变小了很多,似乎所有的景物都缩小在了一个小小的洞口之中。

然后他就看到洞口之外的那位朱师兄带着狂怒之色朝那小小的洞口扑了过来,方胜终于反应过来,他倒撞进了竹楼之中,而那个小小的洞口正是他在竹楼的门上撞出来的。

方胜心里“咯噔”汛遮在竹楼里扫了一眼。他看到了很多东西。但有呢洲下,有样。楼梯!

方胜想也不想就朝楼梯冲了过去,与此同时只听“轰”一声巨响。竹楼的大门已经被那朱师兄整个轰掉了。

此时空间太过狭使用魁龙披风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断撞墙。方胜根本来不及取出青冰,直接以轻身术往楼梯上跳去,双脚才刚落在楼梯上,那朱师兄的法诀已然攻来,方胜才刚刚了一点力,便听又是“轰”一声,整个楼梯都被轰没了。

方胜依然借着那一点点力还有朱师兄法诀的冲击波向二楼冲去,但是此时他的心简直沉到了谷底。这楼里的东西如此易碎,根本就挡不住那朱师兄,他如今的办法就是赶紧破壁而出,继续到外面和朱师兄兜圈子,可即使这样,最终仍然逃不过一个死字。

刚一升到二楼方胜便直接动了魁龙披风向对面的墙壁撞去,结果他还没撞上墙便听到“砰”地一声从楼下传来,刚一走神他就撞在了墙上。又是“砰”一声传来,比楼下那一声可响多了。

由于竹楼的门和楼梯都毁得如此容易,所以方胜和朱师兄二人都认为竹楼的墙壁也不会有多硬,于是朱师兄图省事想直接撞穿二楼的地面。方胜则想撞透二楼的侧壁,而结果则是他们俩全都差点被撞晕。

这个结果几乎让方胜产生了绝望的情绪,因为他被堵在了楼里,而那位朱师兄则刚好相反,他阴笑着站了起来,然后缓缓向楼梯下方走去。

与此同时。竹楼门口又多了个人,正是那孔力,他的脸已经成了死灰色,但是眼睛里却烧着熊熊怒火。如果方胜能看到孔力,一定会更吃惊,因为孔力的右半边身子已经止血了。

方胜一爬起来便向四周望去。他记得竹楼是有窗户的,如果能打开窗子逃出去他和胡妖儿就还能多活一会。

还不到一息时间他就将二楼里的景物看了个遍,窗子没看到却看到了他十分熟悉的一物,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摸过了。

二楼正中的地面上,赫然是亡个直径一尺的松卜阵眼!

方胜想也不想就扑了过去,因为他能很清楚地看到,那阵眼虽却将整个冉楼清晰地投影了出来。有几个颜色不同的地方,绝对是代表

制!

于是接下来就出现了十分吓人的一幕,当方胜以他的最快度去开启二楼的禁制之时那朱师兄从楼梯口飞了上来,方胜的手按在禁制开关上的一瞬间朱师兄正好飞上来大半个身子,下一瞬,一道青光平平地出现在楼梯口,根本没用时间,直接将朱师兄从大腿根部切成了开了。由于那青光是透明的,方胜甚至能看到朱师兄的大腿在血雨中下坠的情形。

谁都不会想到竟然会生这种事,朱师兄在受创的瞬间简直疼晕了过去,但是离死还有一段距离。幽魂宗但凡修化魂**的弟子都有着强的生命力。

以朱师兄现在的状态,只需给他一息时间镇静下来,他照样可以像切菜一样将方胜干掉。

此时方胜除了可以移动外,他的身体和灵力都到了极限,战狮也受了伤一时召唤不出来,所以就算他有一息的时间,他也无法将朱师兄杀死。

然而方胜只用了半息就想到了保住命的办法,有时候,他的确有几分急智。

方胜的手又在二楼的禁制开关上抹了一下,于是那片青光瞬间消失。原本被青光托住的朱师兄还没恢复神智便向下落去,紧接着方胜的手再次点在了禁制开关上,于是青光再次出现,将楼梯口再次堵死。

事实上方胜本有机会利用禁制在朱师兄下落一半时直接干掉他,但是此时方胜的灵力实在太弱了,仅仅是三次开关禁制就已经耗掉了他右臂中仅存的灵力,再想提高度,根本就不可能。

通过阵眼方胜知道他们暂时安全了。向胡妖儿挤出一丝笑容,轻声道:“妖儿别怕,咱们安全了

其实他还有“暂时的”三个字没说完,但是他流了太多的血,忍了太久的痛,神经一直得不到放松。用于恢复的灵力也一直被压制,这时候他终于支持不住了。

方胜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只听到胡妖儿的哭喊,那一声声“哥哥”让他心碎,但是他的意志已经不听话了,终于彻底昏迷过去。

事实上竹楼里昏迷的不止方胜一人。那朱师兄由于失去了平衡,落下去时是头又在墙上重重地撞了一下,到比方胜还早一点晕了过去。

胡妖儿坐在方胜身边哭了好久。最后终于哭泪了,竟趴在方胜身上睡着了,于是竹楼中一时再没了声息。

当天晚上,竹楼一层里传来低沉的对话声,对话的两人声音沙哑,就像正处于重病中一般。

“仙器宗!该死的仙器宗!我朱摩天若不将今日之赐十倍奉还,誓不为人!”

“朱师兄,这次我一定要一点一点把小子的肉割干净才让他死,你不会再拦我了吧?”

“你还是想想如何抓住他吧。说不定他在上面得到些什么!